当前位置:首页 > FIFA足球 > 历史 > 正文

球队没了延边球迷的苦谁能懂 当得知球队解散的

未知 2019-06-01 15:08

  一手货源批发;2月25日晚8点,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的一酒店内,两位中年男人坐在酒桌旁。他们的神情很低落,显然这是借酒消愁。桌子上几个空空的啤酒瓶子,显示他们已经坐了许久。从他们的言谈中,你可以感受到他们的身份——球迷!两人中其中一个就是延边的著名球迷,被人叫做“延边第一铁杆”和“球疯子”的赵一奎,与他一起喝酒的是他所在公司的领导。此时,已没职级高低,只有一个身份——延边球迷。

  赵一奎说,我今天来的目的主要是买醉的:“我根本就不能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但愿酒精的麻醉下,我能好受一些。”谈到伤心处,他看到了富德俱乐部总经理于长龙给他回了微信。解散的足球俱乐部于长龙的回答——对不起,我的工作没做好!更是让他心如刀割。他感慨:“家里穷,怪谁啊!”

  一直追随,已成信仰!足球或者说是延边足球,对于赵一奎来说就是生命的一部分,他将这种信仰归结为——乡情。赵一奎的家乡是汪清县,是延边州八县市之一,距离延边富德所在地延吉市75公里。延边队的主场这些年基本在延吉市,这也就意味着他看延边队比赛来回就需要走上150公里。

  从1994年职业化第一场,当时的吉林三星队1比3不敌大连万达队开始,到2018赛季延边富德0比3不敌石家庄永昌队,25年赵一奎只缺席了三个主场。赵一奎解释:“三次都是实在没办法来。2010年是因为世博会我要带人去参观;2013年那次是因为单位有特别重要的事情;2014年是因为我要去图们去参加自学考试。”那么,他到底看了多少场比赛,他也说不清楚。为此,同是延边球迷的数据控、FM东北区的调查员于书彬给他统计了一下,共计297场。对此老赵非常感谢:“这也算是对我球迷生涯的一种纪念!”一场比赛150公里,297场距离是多少?44550公里,已经可以超过赤道一圈。2015年延边冲超的中甲颁奖典礼,2017年的中超颁奖典礼赵一奎都作为延边球迷的代表现场见证了这一切。

  “其实这个数字并不准确,在1998年之前,我住在汪清县春阳镇,距离延吉市150公里,来回就需要300公里” 。此外,这些年来他的远征还超过了30次。赵一奎最开始看球,需要一早就从汪清坐车大巴车到延吉,比赛结束之后再坐大巴车回去。后来上班之后,他买了一辆摩托车,骑摩托车去看延边队比赛。2007年赵一奎用家里的全部存款买了一辆现代伊兰特,和妻子说是家用,实际上更多的是看球用。当时赵一奎在一家著名的通讯公司上班,那时候的月薪就可以达到4000到5000元。赵一奎实在是太爱延边足球了,儿子赵轩在初中毕业之后就被赵一奎送去了延边州体校学习足球。与现在的延边球员尹昌吉是同一批球员。不过,赵一奎的儿子因为是守门员的缘故,没能继续向上走,而去了延边大学读书。现在是大学四年级,他未来的职业是去当青少年教练,教小孩踢足球。

  因追随边足球多年,上至俱乐部、足协,下至普通球迷赵一奎都非常熟悉。延边足球有个大事小情,球迷都愿意找他问。1月8日,延边方面召开的球迷通气会上,赵一奎作为球迷代表参加了,当时他听到了俱乐部只能走破产一条路时痛苦像是万箭攒心:“我当时那种感受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要丢了一样。”他还在会上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意见:“就没有缓吗?我们球迷捐款也行啊?我们能捐款如果要是能解决困难我们一定是会做的。”在一切被认为不可行时,他也失望:“怎么也不能让球队死啊?我们可以砍掉一个胳膊,起码也能保住命啊!现在这样直接就死了,心有不甘啊!”当1月15日,富德集团总裁张涛来到延边进行最后商谈时,赵一奎也在急切等待消息。1月16日晚,当得知一切谈得比较顺利时,他告诉他的球迷朋友一切还有救。

  可是在2月21日,因不可抗力一切不能继续时,他的心情糟透了,动用了各种关系来打探情况。2月25日上午9时30分,在中国足协的见证下,延边州、富德和税务以及法院进行了最后一轮商谈。赵一奎急切地用微信和现场进行联系,此时自己所在单位正在开中层会议,显然他是人在曹营心在汉。公司的同事都知道这位赵一奎的心情,原本安排的发言也取消了。赵一奎痛苦回忆:“当时我得到最后的消息时,离开了会议室,回到办公室。但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下来!”

  从1994年到2018年,自己追随了25年的球队就彻底结束了,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25年间,延边足球的痛苦他全算是亲历者。2000年,27岁的赵一奎第一次经历球队从甲A降级。“2000年的降级是我能够承受的,但后来因为球队被卖到了浙江我崩溃了,甚至觉得是世界末日了。”赵一奎说:“之所以那么崩溃是不知道球队会重组,能够从乙级联赛打起。”2014年延边队从中甲降级时,他并没有哭:“那时候我知道球队只是降级,我相信球队是可以打回来的。”不过,这一次与前两次不同,俱乐部直接宣布破产,延边足球的香火已断。

  2月26日一大早,赵一奎就开始刷各种APP和球迷论坛,就希望得到最新的消息。他还和记者强调一个事实——陕西并没有得到官方的正式文件通知,实际上,在22日足协就口头通知了陕西让他们准备进中甲。赵一奎也坦言:“经过了24小时后,我已经相信了这个事实,可还傻傻地期望奇迹。”

  现在赵一奎有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,那就是赶紧找一支自己的母队。条件是延边元素多,“尽量关注这样一支队伍,慢慢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。”赵一奎最终的选择是长春亚泰,他的理由有二:一是去长春看球相对方便一些,二是亚泰队本赛季引进的孙君是延边球员,他是赵一奎的汪清老乡。此外,老赵说拥有四名延边球员的北京国安,中乙延边北国也是他必须要关注的。

  其实,对于赵一奎来说,这一切都是麻醉自己,他的心还是属于延边足球的。他和记者重复了多次这样一句话:“延边足球是会回来的,我用生命去等待。”

  26日下午,延边州足协秘书长李东哲宣布,2019年的中冠联赛,延边队将以“延边FC”的名义参赛,赵一奎多少感到了一些安慰。

标签